我仍在苦苦跋涉 8.1分
读书笔记 第217页
海娃兒
丁玲死后的讣告说,丁玲被错划“右派”,受到严重的迫害、打击。鲍昌传话说要删去“严重”这个词。于是,所有“严重”的提法都去掉,只有我们《中国》还坚持按原样发。又打报告要在遗体上覆盖党旗,上边也不同意,只能覆盖一面“北大荒人”。丁玲追悼会由习仲勋宣读悼词。
0
《我仍在苦苦跋涉》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