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永恒 8.9分
读书笔记 306
樹上躺著默爾索
我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工作一年以后,一位与我一起工作的图片编辑向我感叹:“你竟然可以让那么多人看着相机。”我想大概是这样吧。但是他们并不是在看着我的照相机,而是在看着我本人。实际上,摄影本身就是一种双向交流。如果你愿意去体会,就会发现长久的眼神交流远比浅显的片言只语深刻。有时什么也不用说,你就只看着眼前的画面,尽量摒住呼吸,用这种方式或者态度去想像拓展照片周围的空间。这种感觉时时皆备,只是你很少把握而已。 我始终相信,即使一个人并没在做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他也有可能成为值得注意的摄影题材。那么这时候,为什么不告诉他“看着我”,然后尽可能拍一张满意的照片,把他介绍给那些看到这张照片的人们呢?一张出色的人物摄影作品有一种表达被拍摄者内在精神的力量,它会跨越时空和语言文化的障碍,传达出简单而普遍的信息:这是生活在世界上的另外一个人,我希望你能见见他(她)。你可能也想对他们多一些了解:他们有什么忧愁,他们唱什么歌,他们在咖啡馆里的时,享受着一杯冰啤酒或葡萄酒的时候什么样子……在这一点上,我相信摄影作品应该是有所作为的。在拍摄照片的时侯,我不会说“看着镜头",而是会说“看着我,不是照相机在摄影,而是我在摄影。”不管他们在注视什么地方,目光朝前还是其他什么方向,是陷入沉思还是在湎于幻想,摄影师是不能真正看到作品中的人物所看见的世界的。这难道不正印证了人物摄影作品的好坏关键在于眼晴的结论吗?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引自 回归现实主义/306 页
0
《瞬间永恒》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