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诸子系年 7.8分
读书笔记 第33页
buxiangcunzai

三 孟懿子南宫敬叔学礼孔子考 附南宫敬叔南容非一人辩 欧评:这则考证,两个自然段,正对应这则考证的正副标题。其实上一则考证可命为“孔子始仕考”,那么这一则考证也可命名为“孔子始设教收徒考”。

【此自然段为孟懿子南宫敬叔学礼孔子的时间点考证】《世家》“孔子年十七,孟釐子卒,懿子及南宫敬叔往学礼焉。”崔述云:“《春秋传》此文在昭公七年,(按今《史记》鲁楚两《世家》及《年表》,并误在昭公八年。)由襄公二十二年递推之,则孔子至是当年十七。然孟僖子之卒,实在昭公二十四年。《传》但因七年孟僖子至自楚,病不能相礼,而终言其事。《世家》以为本年之事,误矣。懿子,敬叔生于昭公之十一年,(杜注云:“似双生。)当七年时,二子固犹未生,安得有学礼之事?《阙里志》、《年谱》亦载此事于十七岁,则作年谱者,但采《史记》诸子之文,缀辑成书,而初非有所传也明矣。学者乃以《年谱》为据,何其不思之甚也?”梁玉绳《史记志疑》亦云:“此是史公疎处。《索隐》、《古史》竝纠其误。”今按:是年孔子实三十四岁也。又考《左传》昭公二十年,“卫齐豹杀孟絷,宗鲁死之。琴张将往弔,仲尼曰:齐豹之盗,而孟絷之贼,女何弔焉?”时孔子年三十,琴张盖已从游。孔子自称三十而立,其收徒设教,或者亦始于是时耶? 【此自然段为南宫敬叔南容非一人辩】又按王世懋曰:“《史记•孔子弟子传》,南宫适【欧疑此处之“适”为排版印刷错误,应为“括”】字子容,而述《论语》两条以实之,初未言孟僖子之子,孟懿子之兄也。而《索隐》注遽云:是孟僖子之子仲孙阅,《论语》注遽云:谥敬叔,孟懿子之兄。适见《家语》,一名縚,已有二名,《左传》必属说与何忌于夫子,《索隐》又云仲孙阅,是又二名,岂有一人而四名者乎?孔子在鲁,族姓颇微,敬叔公族元士,从孔子时定已娶矣,孔子岂得以兄子妻之。《礼记》,敬叔载宝而朝,孔子曰:丧不如速贫之为愈也。若而人,岂能抑权力而伸有德,谨言语而不废于有道之邦耶?”阎百诗曰:“南容名适,一名縚,与敬叔名说,载宝而朝者,当是二人。”

内容简要叙述:孟懿子南宫敬叔学礼孔子的时间点考证,基本直接引用崔述著作。几个时间点:以鲁襄公二十二年孔子生年为基点,鲁昭公七年,孔子年十七;鲁昭公二十年,琴张已经跟从孔子游学,孔子年三十;鲁昭公二十四年,孟僖子去世,其子孟懿子的南宫敬叔奉父遗命学礼孔子,孔子年三十四。以上根据《左传》的记载,没多大疑问。但记载这事是在《左传•昭公七年》,司马迁误以为这全部的事发生于昭公七年,而且还在鲁楚两《世家》及《年表》,把这事误记在昭公八年。所以出现了司马迁《孔子世家》明说“孔子年十七”就收身份尊贵的徒弟的年代误植。 附:

【《左传•昭公七年》的孟僖子遗言全部相关记载,有很多孔子祖先的信息。】九月,公至自楚。孟僖子病不能相礼,乃讲学之,苟能礼者従之。及其将死也,召其大夫曰:“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吾闻将有达者曰孔丘,圣人之后也,而灭于宋。其祖弗父何,以有宋而授厉公。及正考父,佐戴、武、宣,三命兹益共。故其鼎铭云:‘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循墙而走,亦莫余敢侮。饘是,鬻于是,以糊余口。’其共也如是。臧孙纥有言曰:‘圣人有明德者,若不当世,其后必有达人。’今其将在孔丘乎?我若获没,必属说与何忌于夫子,使事之,而学礼焉,以定其位。”故孟懿子与南宫敬叔师事仲尼。仲尼曰:“能补过者,君子也。《诗》曰:‘君子是则是效。’孟僖子可则效已矣。”

钱穆根据《左传•昭公二十年》记载琴张已经从孔子游的记载,推测孔子于当年开始收徒设教。 第二自然段考南宫敬叔。基本直接引用王世懋。王世懋考证认为,南宫括字子容(简称“南容”),与孟僖子之子南宫敬叔,是两个人。 南容: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关于南容的全部记载】南宫括字子容。【集解】:孔安国曰:“容,鲁人”。【索隐】:家语作“南宫縚”。按:其人是孟僖子之子仲孙阅也,盖居南宫因姓焉。   问孔子曰:“羿善射,奡荡舟,【集解】:孔安国曰:“羿,有穷之君,篡夏后位,其徒寒浞杀之,因其室而生奡。奡多力,能陆地行舟,为夏后少康所杀。”【正义】:羿音诣。荡,大浪反。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孔子弗答。【集解】:马融曰:“禹尽力於沟洫,稷播百穀,故曰‘躬稼’也。禹及其身,稷及後世,皆王。括意欲以禹稷比孔子,孔子谦,故不答。”容出,孔子曰:“君子哉若人!上德哉若人!”【集解】:孔安国曰:“贱不义而贵有德,故曰君子。”“国有道,不废;【集解】:孔安国曰:“不废,言见用。”国无道,免於刑戮。”三复“白珪之玷”,【集解】:孔安国曰:“诗云‘白珪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南容读诗至此,三反之,是其心敬慎於言。”以其兄之子妻之。

王世懋指出,《史记》没说南容就是孟僖子之子南宫敬叔,是《史记索隐》说的,而《论语》的注也说是一人。《史记索隐》又说《孔子家语》里这一个人(他以为南容和敬叔是一个人)又称为南宫縚,自己又说是孟僖子之子仲孙阅。也就是说,《史记索隐》认为南容(南宫括字子容)=敬叔(《左传•昭公七年》说其名为“说”)=南宫縚=仲孙阅。王世懋要去等于号的诘难:第一,孔子地位低,敬叔地位高,孔子以其兄之子妻南容,恐怕妻不到敬叔头上。所以不是一个人,第二,《礼记•檀弓》记载:“南宫敬叔反,必载宝而朝,夫子曰,若是其货也,丧不如速贫之愈也。丧之欲速贫,为敬叔言之也。”这一处的孔子对敬叔的做法有点不以为然,而《论语》和《仲尼弟子列传》里,孔子是表扬南容的。恐怕不是一个人。 欧评:孔子至晚二十七始仕,三十岁收徒,到三十四收了这两位尊贵的学生。另,王世懋是王世贞的弟弟,钱穆检阅书目的范围很广。

0
《先秦诸子系年》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