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制两千年 8.2分
读书笔记 笔记之七:即将冻死的秦兵
旁观者

在制度化的严苛控制与疯狂汲取之下,秦民长期处于一种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困境之中。尚在攻伐六国之时,秦国就在“咸阳北阪上”大造豪华宫殿。秦始皇统治时期,赋税已收到全国百姓生产总量的三分之二,“男子力耕不足粮饷,女子纺绩不足衣服”(21)。胡亥继位后又征发天下“材士”五万人屯守咸阳,且朝廷不提供吃喝,“皆令自赍粮食,咸阳三百里内不得食其谷”(22)。秦民千里迢迢向北河前线输送粮食的结果,是“率三十钟而致一石”(23),平均每消耗掉一百九十二石粮食,才能勉强将一石粮食送到前线。汉人严安后来这样描述秦始皇统治的时代:“丁男被甲,丁女转输,苦不聊生,自经于道树,死者相望。”(24)男丁被征去征战,女丁被调去参与后勤和运输,许多人不愿活得生不如死,路上随处可见自杀吊死在树上的尸体。 严安的话并非夸张。云梦睡虎地4号墓出土的木椟记载了一名士兵向家中急索衣物与钱财,其中有“室弗遗,即死矣,急急急”(家里再不送衣服、送钱来,我就要冻死了,急急急)的字样。这名士兵当时正在前线参加公元前224年的王翦攻陈之役。(25)秦政孜孜于控制与汲取,而无意履行哪怕最低限度的义务(如给前线士兵提供衣服),于此可见一斑。 但这样的事情其实是秦朝(国)自商鞅变法至秦始皇统一六国那百余年里的常态。如果不是秦二世统治的时代出现了另外两个致命变量,秦朝的伟业或许仍将在“天下苦秦久矣”的轨道上继续稳定运转,乃至发展壮大。
引自 一、秦政的残暴在于制度化伤害 17

“云梦睡虎地4号墓出土的木椟”中相关内容的两封信内容如下:

1、黑夫的信是这样写的:

“今天是二月辛巳日。黑夫和惊恭祝大哥安好。母亲身体还好吧?我们兄弟俩都挺好的。前几天,我们两个因为作战没在一起,今天终于又见面了。

黑夫再次写信来的目的,是请家里赶紧给我们送点钱来,再让母亲做几件夏天穿的衣服送来

见到这封信之后,请母亲比较一下安陆的丝布贵不贵,不贵的话一定要给我们做好夏天穿的衣服,和钱一起带过来。

见到这封信之后,要是家乡的丝布贵,那只带钱来就行,我们自己在这边买布做衣服。

我们马上就要投入淮阳之战了。进攻这座叛逆之城的战事不知要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母亲给我们用的钱也别太少了。

收到信后请马上给我们回信,一定要告诉我们官府给我们家授予爵位的文书送到没有,如果没送到也跟我说一声。大王说只要有文件就不会耽搁。好,就说到这。人家送文书来你们别忘了说声谢谢。

信和衣物寄到南方军营时千万别弄错了地方。

替我们问候姑姑和姐姐,特别是大姑。再问问婴记季,我们和他商量的事怎么样了,定下来没有?还有,代我们向夕阳吕婴、匾里阎诤两位老先生问安,他们身体还硬朗吧?

惊特别惦记他的新媳妇和妴,一切都好吧?新媳妇要好好照顾老人,别跟老人置气。大家尽量过好日子吧。”

(附秦简原文:二月辛巳,黑夫、惊敢再拜问衷,母毋恙也?黑夫、惊毋恙也。前日黑夫与惊别,今复会矣。黑夫寄益就书曰:遗黑夫钱,母操夏衣来。今书节(即)到,母视安陆丝布贱,可以为襌裙襦者,母必为之,令与钱偕来。其丝布贵,徒(以)钱来,黑夫自以布此。黑夫等直佐淮阳,攻反城久,伤未可智(知)也,愿母遗黑夫用勿少。书到皆为报,报必言相家爵来未来,告黑夫其未来状。闻王得苟得。毋恙也 辞相家爵不也?书衣之南军毋……不也 为黑夫、惊多问姑姊、康乐孝须(嬃)故尤长姑外内 为黑夫、惊多问东室季须(嬃)苟得毋恙也?为黑夫、惊多问婴记季事可(何)如?定不定?为黑夫、惊多问夕阳吕婴、匾里 阎诤丈人得毋恙……矣。惊多问新负(妇)、妴得毋恙也?新负勉力视瞻丈人,毋与……勉力也。)

2、惊的信是这样写的:

“现在是惊在衷心问候大哥。家里家外的和睦全靠大哥了。

自从我们出外征战之后,母亲真的没事吧,真的跟以前一样硬朗吧?跟黑夫住在一起的时候,她老人家一直都是很健康的。

钱和衣服的事,希望母亲能寄个五六百块钱来。布要仔细挑选品质好的,至少要二丈五尺。

我们借了垣柏的钱,而且都用光了。家里要是再不寄钱来,就要出人命了。急急急。

我非常惦记新媳妇和妴,她们都还好吧?新媳妇你要尽力照顾好长辈。

我出门在外,妴就拜托大哥你来教育管束了。如果要打柴,一定不要让她去太远的地方,大哥你一定要把她替我看好了。

听说新地城中的百姓大都逃空啦,而且让这些原住民干什么,他们也真的不听招呼。

问候姑姐,她和她儿子彦还好吧?

为我求神祭拜的时候,如果得到的是下下签,那只是因为我身在叛逆之城的缘故,别想多了。

新地城中有盗贼蜂拥而至,大哥一定不要去那里。急急急。”

(秦简原文:惊敢大心问衷,母得毋恙也?家室外内同……以衷,母力毋恙也?与从军,与黑夫居,皆毋恙也。钱衣,愿母幸遣钱五、六百,布谨善者毋下二丈五尺。用垣柏钱矣,室弗遗,即死矣。急急急。惊多问新负、妴皆得毋恙也?新负勉力视瞻两老……惊远家故,衷教诏妴,令毋敢远就若取新(薪),衷令闻新地城多空不实者,且令故民有为不如令者实……为惊祠祀,若大发(废)毁,以惊居反城中故。惊敢大心问姑秭(姐),姑秭(姐)子彦得毋恙……?新地入盗,衷唯毋方行新地,急急急。)

按此资料,信中说要寄的衣服为夏衣(襌裙襦),写信时间为二月,即公历三月,即将进入夏季,要求寄夏衣可以理解,谌编告诉我们要家里送衣服是为了防止冻死

另一封信中要求寄钱,而且说急急急,是因为“我们借了垣柏的钱,而且都用光了。家里要是再不寄钱来,就要出人命了”(用垣柏钱矣,室弗遗,即死矣。急急急)

另外,按谌编的描述,长期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秦民;没衣服穿马上要冻死的秦兵;许多人不愿活得生不如死,路上随处可见自杀吊死在树上的尸体的秦国,十年之内统一了六国。嗯,这就是历史的真相?

我们再谈一下军服的问题,谌编说“ 秦政孜孜于控制与汲取,而无意履行哪怕最低限度的义务(如给前线士兵提供衣服),于此可见一斑 ”。 真相是否就是如此呢?网上可以查到一篇论文,《试论战国时期的军服供应问题》 https://max.book118.com/html/2015/0905/24710730.shtm ,对此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文中明确说明,学者们认为,战国时期(不是只有秦国)的军服由士兵本人自备,本文根据《商君列传》及秦简《金布律》、《编年纪》,估计秦国可能给士兵供应军衣,谌编显然无视了此论文的意见,而特意提出“秦政孜孜于控制与汲取,而无意履行哪怕最低限度的义务(如给前线士兵提供衣服)”。顺便说一下,有人认为秦国不发给军人军饷。我不清楚其他六国的情况,这里提供一种分析供大家参考:秦国士兵没有军饷,为什么要自掏腰包讨伐六国? https://baike.baidu.com/tashuo/browse/content?id=114318e9cf4eeaeee7939720

谌编还给我们找到一位证人“汉人严安”,告诉我们秦始皇统治的真相,还说这种真相是“秦朝(国)自商鞅变法至秦始皇统一六国那百余年里的常态”。那我们不妨打开百科了解一下这位严安,词条表明他生卒年约为公元前156年至前87年,秦始皇死于公元前210年,严安出生在秦始皇死后54年,他对秦始皇时代的社会状况又能够了解多少呢?更不用说“秦朝(国)自商鞅变法至秦始皇统一六国那百余年”的事了。而且他说的“丁男被甲,丁女转输,苦不聊生,自经于道树,死者相望。”这种情况是有背景的, 即“秦乃使尉佗将卒以戍越。当是时,秦祸北构于胡,南挂于越,宿兵于无用之地,进而不得退。行十余年,丁男被甲,丁女转输,苦不聊生,自经于道树,死者相望”。 这显然是指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南北征伐的情况,他没有说这是秦始皇统治的常态,更没有说这是“秦朝(国)自商鞅变法至秦始皇统一六国那百余年里的常态”。

《汉书 食货志》写秦的一段是:及秦孝公用商君,坏井田,开阡陌,急耕战之赏,虽非古道,犹以务本之故,倾邻国而雄诸侯。然王制遂灭,僭差亡度。庶人之富者累巨万,而贫者食糟糠;有国强者兼州域,而弱者丧社稷。至于始皇,遂并天下,内兴功作,外攘夷狄,收泰半之赋,发闾左之戍。男子力耕不足粮饷,女子纺绩不足衣服。竭天下之资财以奉其政,犹未足以澹其欲也。海内愁怨,遂用溃畔。

从中可以看出商鞅变法加大了贫富差距,至于“收泰半之赋,男子力耕不足粮饷,女子纺绩不足衣服”的情况,是出现在秦始皇“遂并天下“即统一六国后不断“内兴功作,外攘夷狄”之后,显然不是“百余年里的常态 ”。

12
《秦制两千年》的全部笔记 16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