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迷信 7.6分
读书笔记 第7页
Τeƒx
最近,学术左派的“科学批评”存在着这样一种不可思议的事实,即:其煽动者之所以能在某种程度上克服了先前对批评对象信心不足或漠不关心的状况,并不是因为他们已经对科学进行了详细的研究,而是凭借其把逃避类似研究的事实合理化了的一整套伎俩。他们认为,关于科学只要有一种“立场”就足够了,完全没有必要去了解那些乱七八糟的实际科学知识。 于是我们便遇到这样一些怪现象,武断地认定当代物理学正面临一场理性危机的洋洋大著,其作者却连最简单的静力学习题都未曾解过;大谈混沌理论的长篇论文,却出自既不懂得,更谈不上解过一次线型微分方程的作者之手;有关DNA的符号解释霸权和分支生物学的滔滔雄辩,其演讲者却从未屈尊光顾过任何一个真正的实验室,甚至也从不关心自己所服用的降压药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引自第7页

对自己学科的研究越深入,在别人无端批评的时候便越会知道其批评是何等的荒谬,如此也知自己曾对不甚了解的学科所作的种种评论是何其可笑。 以后,不可对不知的领域置当然的结论,特别是仅仅基于某种“立场”断然所作之论断。否则,群氓之类,无科学之精神,遂见今日中国互联网上种种之怪现象。

2
《高级迷信》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