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武林 8.3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凌家公子

我能有习武的心也是因为受了辱。我十五岁的时候,……(1915年生)P78 P66 二十四法 P80 李存义和尚云祥通站桩,但他俩平时练功就是五行拳,很少站桩,只是可怜徒弟不长进,方教站桩 尚云祥只让门人站浑圆桩,甚至连形意拳最基本的桩法“三体式”都不让站P90 练功时不能有一丝的杀气,搏击的技能是临敌时自然勃发,造作杀心去练拳,人容易陷于愚昧。 P103 平衡匀称是人体的本能,对老架势改得再离谱,打多了也会像模像样,如果这样就算开一派,岂不成了玩笑?书上所谓的固定套路,往往是打法、练法、演法混淆在一起,凑成一套。 P104 劲就好比一个网兜,将一堆散橘子似的人体拎起来砸出去,人的体重就不会贬值。 只有不用力才能练出劲,因为劲关系到周身上下,一用力便陷于局部,拣芝麻而丢西瓜了。 P105 五行拳不是练拳,而在练五种不同的劲,所以每一种拳的转身姿势都不同。转身姿势是为了劲而设立的,多练练转身,对领悟劲有帮助 P106 尚师总是要求徒弟多读书,说文化人学拳快,一个练武的要比一个书生还文质彬彬,才是真练武的。 P107 练拳并不等于比武,功夫好相当于一个人有了家产,比武相当于会投资,从功夫好到善比武,还得要一番苦悟。 P110 学拳之悟,不是悟古歌诀,也不是悟老师的口诀,而是借着歌诀、口诀,有了契机,悟出产生歌诀的东西。 P113 旧时候学武,总是讲拳的多,说功的少。学到拳的是学生,学到功的是徒弟。学到形意的桩功很难,如果师傅不愿意传,往往让你一站,说点“放松”一类的话,就不管了。 所谓“形意一年打死人”,不是说招法厉害,是说形意能令人短期内由弱变强,精力无穷,是体能厉害。 P115 唐师所传的桩功,有一个要点,时常浑身抖一抖。很细致很轻微地抖抖,就能够享受桩功,养生了。 P123 武德为什么重要?因为一个人有谦逊之心,他的拳一定能练得很好。一个好勇斗狠的人,往往头脑比较简单,越来越缺乏灵气,是练不出功夫的。 武术的传承是不讲情面的,不是关系越好教的越多,许多拳师练自己的儿子都不传。 P131 形意的桩功是站着练的,床上也有桩。躺在床上用两脚打劈拳,不真动,感觉上动着就行了。 P132 形意拳的内功从何开始?说出来惹人笑话,从大小便开始。人很难体会五脏六腑的,先要在大小便的时候“闭五行”,即 闭目、咬牙、耳内敛、鼻静气、脑静思。 P151李老跟随尚云祥学艺的时间并不很长,是断断续续的两年。 P152 笔者买的那本《形意五行拳图说》的作者蕲云亭也是尚云祥的弟子。对于《形意五行拳图说》与李仲轩老师所教拳架的不同问题,可能是尚云祥根据每个学生的基础,纠偏扶正,所教的侧重点有别。 P171 高功夫的人之间不用比武,也无法比武,一旦动手,都不敢留余地,没有将人弹开一说,手上的劲碰到哪儿就往哪儿扎进去,必出人命。 P173 我就一个浑圆桩,旁的不练。 李存义有桩法,但他自己不站桩,他的桩法都融入拳法里了。 P175 在薛颠这里没有“点拨三两句”的轻巧事,一教就黏上你了,练的都没耐心了,他还没完没了,他就是喜欢武术,没旁的嗜好,五十多岁才会喝酒,从不抽烟,他教你拳,他自己也过瘾。 P200 薛颠写书就是希望不会武的读者也能够自学,强国强种。可惜,我觉得练形意拳的人有可能自学成功,而没练过形意拳的人便不好说了。 二十四法:三顶 三扣 三抱 三圆 三摆 三垂 三曲 三挺 P203 形意拳任何一招都可以站桩,但要求一站就要二十四法齐备,否则比武必败,没二十四法甚至不敢练拳,因为五行拳功架联系着五脏,一法不到身体就受了伤害。 站得了二十四法,一动起来就没,这是无法比武的,所以桩法必须融入拳法。形意拳的成就者在习武之初都是要经过严格校正二十四法的阶段,没有这个,不成功架。我一见薛颠打拳,就感慨上了:“这才是科班出身练形意拳的。“ P204校二十四法与浑圆桩说到底是一个东西。 P205 练武要像干一件隐秘的事,偷偷摸摸地聚精会神,不如此不出功夫。 拳劲起自腰劲,只有头虚顶了,腰里才生力,站桩首先是为了生腰力,脊椎别扭什么都生不了。 P206 八卦掌走偏门,一下就抢到人侧面,与练八卦掌的人交手,就能体会到崩拳的转身动作—狸猫上树的巧妙,狸猫上树可对迎敌人攻侧面。 P212 (答读者问)练武要像写字、画画、奏乐般享受,才是练对了。形意拳不是力气活儿。形意拳应该是越练越有受益才对。读书有书呆子,练武也有武呆子,不要做武呆子。 P213 形意拳站桩时,目光要远大,眼神要放出去。打拳时,目光盯着指尖或拳尖,随着拳势而顾盼,但余光仍要照着远方 P33 劈拳的练法是“劈拳如推山”,身上由后向前,一分一分地缓慢而推,推得越吃力越好,如此能长功夫;而劈拳的打法是劈拳如抡斧,山民抡斧头劈柴,跟抡鞭子一样,要个脆劲,否则斧头就只能砍进木头里,无法一下劈成两半。 P51 步法粗分为横 宗 斜 转,要擦地而行,越是脚不离地,越能变化,凭空一跳,变化就没了。 练形意要养成“上虚下实”的习惯,上身永远松快不着力,功力蕴藏在下身。 出拳时不使劲,很轻很缓地比划出去就行了,这样的动作,必然令呼气很轻很缓。而在收拳时,要使劲,吸得猛一点。用动作的“轻出重收”,来自然造成呼吸的“轻呼重吸,长呼短吸”。 P61 崩拳步很微妙,步子只是向前,两膝盖是挤着的,但腿根里夹着活的动势,稍稍一调,就能随时随意地转向、转劲。所以崩拳微妙。 下面是书中提到的一些宗师的生卒年份,我想应该比百度上的要准。 刘奇兰 1819-1889 郭云深 1820-1901 李存义 1847-1921 程庭华 1848-1900 孙禄堂 1860-1933 尚云祥 1864-1937 张占魁 1865-1938 薛颠 1887-1953 李仲轩 1915-2004

12
《逝去的武林》的全部笔记 10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