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论诗丛稿 8.7分
读书笔记 some
卓嵁明

*诗体的演进(《简谈中国诗体之演进》)

*《周礼·春官》风赋比兴雅颂

《周易》基本上就是以“象”为本体写成的。《周易・系辞》曾说过:“是故易者,象也。”孔颖达在《周易正义》的序中,开端第一句话所写的,也是“夫易者,象也”。姑不论八卦本身就是一种符号的形象,即以其六十四卦的每一卦的卦辞及爻辞而言,其所叙写者,也莫不是以各种事物之形象为主的。如果把这些形象加以归类的话,我们大致可以将之区别为三大类:其一是取象于自然界之物象;其二是取象于人世间之事象;其三则是取象于假想中之喻象。举例而言……
引自第21页

【对照柏拉图的世界四分法!!

马一浮在其《复性书院讲录》中,就曾认为这种兴发感动乃是一种“仁心”本质的苏醒,说:“所谓感而遂通”,“须是如迷忽觉,如梦忽醒,如仆者之起,如病者之苏,方是兴也”,又说“兴便有仁的意思,是天理发动处,其机不容已,诗教从此流出,即仁心从此现”。我认为这是对于广义之“诗教”而言的一种极能掌握其重点的体认和说法。 ...我总常回答说:“诗之为用乃是要使读诗者有一种生生不已的富于感发的不死的心灵。”而且这种感发还不仅只是一对一的感动而已,而是一可以生二,二可以生三以至于无穷之衍生的延续。
引自第53页
肯氏在该书论及声音( sound)一章中,曾经举引伊萨克・丁尼森在其《走出非洲》ー书中所记载的一段故事。丁氏自谓东非一些土著对于韵律有强烈的感受,有一天傍晚,在一片玉蜀黍田里,大家正忙着收获的工作,丁氏开始高声朗通一些韵句( verses),这些土著虽不明白那些韵句的意义,却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韵律。他们热切地等待着韵字的出现,每当这些韵字出现时,他们就发出欢快的笑声。而且不断要求丁氏“再说一遍,说得像落雨一样( speak again, speak like rain)”。丁氏以为这应该是赞美的意思。因为在非洲,人们总是期盼着“雨”,“雨”是被欢迎的。
引自第57页

【太美叻!【或许是对诗人的最高赞誉,比如帕斯捷尔纳克对茨维塔耶娃说你是天...

问题,那就是我们的生活、思想以及表情达意、用词造句等等的习惯方式,既都已远离了旧有的传统,而我们所使用的新方法与新理论,又大都取借于西方的学说和著作。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对旧诗的批评和解说,是否会产生某种程度的误解,这种误解又究竟应当如何加以补救,这些当然都是在今日此种两歧之发展下所最值得反省思索的重要问题。
引自第75页

【经典问题】

至于“花”之所以能成为感人之物中最重要的一种,第一个极浅明的原因,当然是因为花的颜色、香气、姿态,都最具有引人之力,人自花所得的意象既最鲜明,所以由花所触发的联想也最丰富。此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我以为则是因为花所予人的生命感最深切也最完整的缘故。无生之物的风、云、月、露,固然不能与之相提并论有生之物的、鸟、虫、鱼,似乎也不能与之等视齐观。因为风、云、月、露的变幻,虽或者与人之生命的某一点某一面有相似而足以唤起感应之处,但它们终是无生之物,与人之间的距离,毕竟较为疏远。至于禽、鸟、虫、鱼等有生之物,与人的距离自然较为切近,但过近的距离又往往会使人对之生一种现实的利害得失之念,因而乃不免损及美感的联想。而花则介于二者之间,所以能保有一恰到好处的适当之距离。它一方面近到足以唤起人亲切的共感,一方面又远到足以使人保留一种美化和幻想的余裕。更何况“花”从生长到凋落的过程又是如此明显而迅速,大有如《桃花扇・余韵・哀江南》一套曲词中所写的“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意味。人之生死,事之成败,物之盛衰,都可以纳入“花”这一个短小的缩写之中。因之它的每一过程,每一遭遇,都极易唤起人类共鸣的感应而“花”之为物更复眼前身旁随处可见,所以古今诗人所写的牵涉“花”的作品也极多,这正是必然的结果,也正是本文为什么选取“咏花的诗”为题目的缘故。
引自第137页

【古诗中“花”作为意象之独特所在】写得漂亮!

种不同之类型的缘故。我以为,在中国所有的旧诗人中,如果以“人”与诗”之质地的真淳莹澈而言,自当推陶渊明为第一位作者;如果以感情与功力之博大深厚足以集大成而言,自当推杜甫为第一位作者;而如果以感受之精微敏锐,心意之窈眇幽微,足以透出于现实之外而深入于某属于心灵之梦幻的境界而言,自当推李义山为第一位作者。
引自第157页

【这篇文章用西方文学批评方法,从image(意象)和structure(章法与句法)两个角度,总结作者所钟爱的三位诗人的写作特点,展开解读他们几首代表作。陶渊明以心托物,平实真朴;杜甫以情入物,深厚热挚;李商隐缘情造物,隐约幽微。

如其《秋兴八首》的“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风凰枝”两句,有人也以为是倒句,其实这两句与前面所举的倒装句并不全同。前面的倒句,顺排起来就可得到句之本意,可是“香稻”两句如果按一般人的说法,顺排为“鹦鹉啄余香稻粒,风凰栖老碧梧枝”,就变成为实写有鹦鹉啄稻、风凰栖梧的两件实事了,然而这都并非杜甫本意,私意以为此两句当以“香稻”“碧梧”为主,至于“啄余鹦鹉粒”五字则为“香稻”之形容子句,写香稻之丰盛,有鹦鹉啄余之粒;而“栖老风凰枝”五字则为“碧梧”之形容子句,写碧梧之美好为风凰栖老之枝,如此则当年开元盛世渼陂附近之景物如在目前,故杜甫乃径置“香稻”“碧梧”于两句开端,而并不计及以“香稻”置在“啄”字上,以“碧梧”放在“栖”字上,在一般人观念中是何等不易被人接受的句法,这虽与前面举的倒装句并不全同,但仍是社甫只以感性掌握重点而超越于一般文法之外的特色。
引自第168页

【解读“香稻”名句,讲明杜如何以感性掌握意象,超越文法的理性轨制。所以其实,这种意义上的诗之晦涩与灵透,非现代诗独有;不仅是诗意高超上的需要,更是汉语言文字本身的特质决定的。

然后再回头来看这一句古诗,“与君生别离”,“与君”二字是何等亲切的关系,“生别离”三字又是何等无奈的口吻,其不甘与难舍之情岂不跃然纸上?而除此之外“生别离”三字还更有另一种解释,那就是不把“生”字看做与“死”对举的死别生离之意,而把“生”字解释做“硬生生”的“生”字之意......
引自第203页
接了“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十个字,我以为这是这一篇诗中最使人摧毁伤痛的所在。 ...一个根本的基型来,那就是“白日”乃是任何一种圆美光明的情操之象喻,而浮云则是一片蒙蔽的阴影,无论是君臣、夫妇、朋友,最可悲哀的都莫过于当彼此经过悠久而漫长的时空之离别以后,而其中竟然有一方面有了一片隔绝蒙蔽的阴影,这乃是天地间最可憾恨的一件事。...原来人世间最可哀痛的,不是年芳的零落,不是人寿的无常,而是被流尘所遮暗的一蕊光明,被天风所吹断的一缕芳香,于是在这种蒙蔽的阴影下,遂终于逼出了“游子不顾返”的痛心的结果......
引自第207页
而一个“衣带日缓”的人,每日在相思憔悴之中,要想加餐又何尝容易做到,所以上面更加上了“努力”两个字,这两个字中充满了对于绝望的不甘与在绝望中强自挣扎支持的苦心,是将此句解作“自劝”较之将此句解作“劝人”为佳,则劝人加餐固然是忠厚之至,而自劝加餐则用情益苦,立意益坚,相思而必欲有相见之一日,乃甚至欲以人力之加餐胜过生命之无常,像这种为了坚持某一种希望,担荷起无量悲苦而勉力去做的挣扎支持,其所表现的已不仅是一种极深刻的感情,同时也是一种极高贵的徳操。
引自第211页

【“努力加餐饭”的解读

我以为渊明最可贵的修养,乃在于他有着一种“知止”的智慧与德操。在精神上,他掌握了“任真”的自得,在生活上,他掌握了“固穷”的持守,因此他终于脱出了人生的种种困惑与矛盾,而在精神与生活两方面都找到了足可以托身不移的止泊之所。这正是渊明之所以能化繁复为单纯,变豪华为真淳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引自第214页

*谢诗和柳诗的相通之处:外表所写的山水景物的风容之美,寂寞郁结的心怀。

所恸者志不得行,功不得施,蚩蚩之民不被化光之德,庸庸之俗不知化光之心,斯言一出,内若焚裂。海内甚广,知音几人。 柳宗元《祭吕衡州温》
引自第250页
0
《迦陵论诗丛稿》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