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7.8分
读书笔记 逐章笔记
梅子黄时温绿蚁

首先我们应当记得,作者在写作中所列举的案例,也是他经过筛选以用来佐证他的观点,我们对此应持有保留态度。

第一章 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

全书的一开头,作者就为我们虚构了一个核事故新闻现场,可见假新闻的编造是多么容易。

1979年3月28日的三哩岛事件发生后,谣言漫天,但是新闻媒体依旧保持着一如既往的谨慎,最让我感动的是“各大电视网召开会议,讨论是用事故、事件还是灾难一词……绝不采用未被官方使用的形容词”马克思在论古希腊艺术与人性的关系时曾说:“为什么历史上的人类童年时代,在它发展的最完美的地方,不该作为永不复返的阶段而显示出永久的魅力呢?”对于记者而言,“主流媒体享有史上最高的美誉度、公信力和影响力”[1]的新闻专业主义黄金时代就是他们心中永不复返的阶段,拥有着永恒的魅力,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新闻从业者投身于此。永不复返,不仅指的时间上的不可逆转,更体现出人们对那个时代所独有的特质的怀念:“媒体倾向于用一种权威肯定式语气对公众讲话,通常不会为了吸引公众注意力而大喊大叫,甚至不必提高自己的声音便可达到目标。”[2]上至媒体,下至公众,都呈现出一种庄严的静穆。自此以后媒体再没机会重现辉煌。

从信息时代到肯定时代,互联网瓜分了传统新闻业的广告份额,广告主不再依托新闻影响消费者,技术革新造成的收入损失而非受众流失,辨别真假的责任落到公众肩上。

作者对新闻业当下的变化持乐观态度,他否定了认为“信息民主”已然实现的极度乐观态度以及相对的认为“牺牲真相”的极度消极态度,认为真正的变化是大众媒体和新媒体融合,共同迈向新的认知方式。[3]

公众与媒体形成了平等的对话关系,某种程度上甚至重新界定了公民权的观念,“我们正成为自己的编辑、自己的把关人和自己的新闻聚合器”[4]公众对于公共事务的参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网络问政”早以不是停留在书本上的空洞概念,而成为每一个当代人习以为常的“新常态”。

作者提出了“怀疑性认知方式”六步法[5]

作者描绘了未来的理想公众对于新闻的认知状态:“他们会冲电视机顶嘴,会停顿在文章的某一段落并重读,会在朋友面前评论新闻报道的质量和内容。我们为这些看似古怪的行为喝彩。”[6]实际上作者所描绘的正是目前已被滥用了的“批判性思维”,并且,不仅公众普遍性的拥有了这项能力,而且大环境对此持有肯定乃至表彰的态度。

人类社会的前进是建立在知识的迭代更新之上的,而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信息将呈倍速的增长。

第二章 我们曾经历过

作者提出,大众传播技术的每一次变革都在引起两股力量之间的矛盾:基于观察和经验的知识,即事实,与基于信仰和信念的知识,即信仰。从文字、印刷机、电报、广播、电视和报纸、有线电视,到限制的数字新闻,无一不经历信仰与事实的拉扯碰撞,也正是在着一次次的碰撞中,新闻业逐渐发展到今天。

新闻业的诞生带来了一个重大变化:“几个世纪以来被视为普通或粗俗的概念——公众意见变成了一个受人尊敬的理念。”[7]作者不无自豪的提出,“民主”这一重大文明成果正是传播发展的产物。从亚氏的政治学,霍布斯的利维坦,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罗尔斯的正义论,洛克的政府论,等等,从古至今“民主”都是一个仅仅是提起这两个字就足够让人兴奋的名词。

不同于现在的算法推荐,一开始的电视反而增加了人们“偶然的新闻获取”,“看上去人们都在根据自己的需要自由选择新闻,但其实在很大程度上看的又是相同内容。”[8] 尽管看上去这样似乎造成了一种信息霸权,但是实际上,这在相当程度上保护了具有重要性但缺乏趣味性的新闻的传播,而这正是当今新闻传播中最缺失的一点。绝对的议程设置过于单调,而绝对的个性化定制又会导致人们被捆绑在自己的信息茧房中浑然不觉,因而未来的新闻发展势必是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第三章 怀疑性认知方法:确证技术

作者将新闻分为四种模式:确证式、断言式、肯定式和利益集团式。

确证式就是通常认为的传统新闻,强调正确的事实而不是观点,强调完整性:“回答事实暗示的问题,并努力将事实放在完整的语境中,使它们能够被如实理解。”[9]

断言式新闻是因为技术、速度、经济而变化出的一种新闻模式,更重视时新性,求量不求质。直播等等技术对于新闻业的影响是深远的,它们让新闻从感知世界的方式成为了满足欲望的手段之一。从断言式新闻开始,新闻制造者被允许背诵事先准备好的观点却不加质疑。“新闻的速度是准确的敌人,生产时间越短,错误就越多。”[10]持支持观点的人被称为“真相市场观”。

肯定式新闻是新闻门槛更低之后的一种产物,“吸引人之处在于肯定受众的先入之见,以获得受众的信任和忠诚,然后将忠诚度转化为广告收入。”[11]主要为一种观点新闻,是由断言式的“辩论文化”转化为“答案文化”[12]的结果,兼具经济和政治目的。

利益集团式新闻则基本以政治利益为行动准则,主要以不完全公开资金来源和具有报道倾向性为主要标志。

另外还有一些新媒体形式新闻。首先是聚合式新闻,它不生产新闻,而是利用和组织现有信息,时至今日,组织新闻已不由分说成为了一种新闻行为,而这也将成为未来新闻发展的主要方向。今天的我们最爱使用的rss便是聚合新闻的典型。

其次是博客和社交媒体,它们更多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方式而不决定传播的内容性质。更多的新闻发布渠道逐渐融合了各种新闻内容。

“新闻学不是一门硬科学,人们不可能用数学公式来破译公共事件。”[13]

其实说到底,最根本的就是要时刻清醒,无论接受到什么样的信息,首先第一步思考对方的目的和出发点,人不会无缘无故做某事,而正如那句“利高者疑”的老话,怀着一颗不轻信的远观态度,是未来的新闻消费者们的必备技能,也是现代化和原子化带来的必然后果。

第四章 完整性:有什么,少什么?

这一部分,作者在传统的5W1H概念上又增加了一个Q:受众脑海里产生了相关新闻事件的问题了吗?报道提及或回答了这些问题了吗?这一点主要是为了反驳传统的“错误的全知全能”谬论,因为追求对话而不是单向讲授的现代新闻应当致力于开启群疑。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再那么需要“疑惑”的时代:玩耍、闲暇、发呆已成为当代社会的奢侈,“有闲阶级”比“有钱阶级”更难得,比起问“为什么”,我们更多的被鼓励“只顾耕耘”,做一颗优秀的螺丝钉或一株成熟的韭菜成为绝大多数普通人的最佳选择,也是世俗最为认可的“成功”人生。当代社会对于“问题”的漠视是如此的惊人,却在新闻领域体现的如此充分。比起人们对最普遍问题的疑问,诸如:“为了什么而活”或“我想要怎样的人生”,对新闻细枝末节的怀疑反倒拥有众多受众。真是令人深思的现象。

新的新闻类型:

释义新闻,是一种在原有新闻和事实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增加新要素,使其呈现出一种更广泛、更深刻的含义,类似于一种“新闻阐释学”。[14]阐释新闻增加了对于事件来龙去脉的解释,一方面更利于受众从中获得意义,但是另一方面却也局限了人们思维的可能。越来越精细的饭菜让人口味渐刁而肠胃渐娇。

鉴定新闻,帮助受众区分新闻是否可信。更看重证据和确定性而不是解释水平。“需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事实,同时诚实地承认哪里存在漏洞。”[15]

新范式报道:试图对普遍现象形成新的认识,挑战传统观念。

监督报道:诉讼式新闻,具有指控性,对证据要求更高,高度透明、详细交代信源和调查方法。

第五章 信源:这是从哪儿来的?

首先明确,信源是谁?为什么值得信任?

信源分为无信源(作为目击者的受众)、作为目击者的记者、作为专家的记者几类,不同的信源有不同的特点,对于不同信息的可信度也不同。同时我们需要注意事件间隔,过长的时间会导致信息准确度急剧下降,并且,我们需要坚持“双信源”原则,从不同的信源验证同一条信息以确保其准确度。最后,我们需要注意一种特殊的信源,即匿名信源。我们需要判断为什么其要匿名,匿名存在“匿名贬损”问题,这些都是被滥用带来的后果。

说辞是一套深刻影响现代媒体的语词,它的本质是试图操控人心。许多影响和代名词的使用、一些通常不一起使用的词被联系在了一起,一位称职的记者应当避免使用这一类的词语。

作为受众,我们不能要求新闻中引用的所有信源都不偏不倚,但是记者应当把信息可能具有的偏颇都告诉受众,“衡量记者可信度的一个标准是看他们在多大程度上帮助受众考察了信源。”[16]

第六章 证据与确证式新闻

记者应当学会尊重细节,并将它转化成一种系统化的链条式报道方法,能够根据后面的信息核实前面的信息。

今天的消费者成了自己的编辑,在“秀我”和“信我”之间的竞争,评估证据的工作更多落在消费者身上,而评估的一大重要元素就是隐含的结论。

不同的信息来源的新闻价值完全不同,取决于其与事件的关联度。通常来说,一手信息价值高于二手、三手,而事件紧急的程度又决定了人们对于信息提供者的需求着急程度和错误包容度。

在判断信息可信度时,我们需要明确信息的三层意义,即表层意(外延)、引申义(内涵)、感情表达(诠释性)。一篇可信的报道需要将三层意义都表达清楚。

作者提出,记者应当拥有一种“克制的谦逊”,这有点类似于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即保持自己在毫无刻板印象的状态下进行探查,我们需要在脑海中保留一个“零假设”——还存在自己没考虑到的可能性。

第七章 断言、肯定:证据何在?

现场直播是被采访者最爱的采访形式,因为他们更方便控制传播效果。

数据不一定可靠,很多时候信息制造者反而将意见隐藏在组装而成的事件之下。

组成新闻的论据应当是多方面、多角度的,某种意义上而言不应当是记者写新闻,而是新闻通过记者呈现,不应当是“六经注我”而是“我注六经”。

我们需要警惕“当心恶人谬论”,这是一种幼稚而粗鲁的简单归因,其实质是对于真正存在的根本问题的回避和视而不见。

第八章 如何找到真正重要的新闻

生活在信息时代,信息是无限的,而我们只拥有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因而如何选择优质的信息渠道就格外重要。本章作者介绍了几种判断信息渠道可靠性的方式。今天的我们更多使用rss。

记者方面,作者提出了“聆听未提出的故事”方法和“浸润性报道”,提醒人们注意报道中的情绪和语境。

作为信息消费者,判断一篇报道是否有效的最佳方式是向不知情者复述新闻。这就像给不会的人讲题目一样,在讲题的过程中会发生一系列知识内化的过程,同时在试图让对方明白的时候也更容易发现自己的缺失和不足。其次列举十个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题材,从而在未来的信息获取中更加有意识和方向。在读完一篇新闻后,回忆让自己印象最深的新闻,发现其中让自己难忘的因素。

事实上,准确的信息在信息泛滥的时代成为了一种商品。相应于“知识鸿沟”存在的是一种所谓的“数字鸿沟”,数字异化使得社会产生了另一种阶级分层:出生在互联网流行时代的孩子被称为数字原住民,他们对于互联网有着近乎“天生”的熟悉,相对于在成年后才接触互联网的数字移民而言,这些原住民可以轻易的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并将其贩卖给缺乏信息搜集能力的人。这种等级分化对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关系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尽管不会像工业时代那样激烈,却也在加剧社会的不公平现象。

第九章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下一代新闻业

李普曼所体现的“把关人”概念时至今日不再具有那样重要的地位,未来的新闻必定是一种对话而非讲授,传授双方的地位趋于平等,未来的人们获取新闻的主要途径将会是rss,聚合新闻的优势高于其他类型,媒体的中介作用将会更加复杂,更加重视重要性而不是中立性,随着受众从“向后靠”转为“向前倾”,下一代受众将成为“新闻游牧者”,从各个平台主动搜寻自己想要的信息。

作者倡导未来的新闻工作能够帮助和促进公众讨论。倘若果真能做到,那无疑是一件影响全社会的重大因素。阿伦特在论述今天的消费社会时曾提出,今天的公共讨论的式微正是导致人们转而投身消费主义的一大因素。如果人们能够再转回公共讨论领域,势必对于今天的消费主义潮流会有巨大影响。

作者将新型新闻消费者对新闻的需求归纳为八个主要方面:鉴定者、释义者、调查者、见证者、赋权者、聪明的聚合者、论坛组织者、新闻榜样。为了满足这八种需求,新闻编辑部势必也将随之做出改变,更加严谨、透明、专业将是大势所趋。公众和记者共同经营的“众包”式方法是未来新闻的发展方向。

[1]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5页

[2]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5页

[3]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9页

[4]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9页

[5]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0页

[6]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1页

[7]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8页

[8]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21页

[9]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39页

[10]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45页

[11]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47页

[12]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49页

[13]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33页

[14]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68页

[15]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73页

[16] 《真相: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96页

5
《真相》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