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 9.0分
读书笔记 被动情感与爱情
乞丐袍

《月亮与六便士》的No.30 章节 可能是全书最核心思考的若干章节之一,这发生在小说的主线叙事者“我”(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彻夜未眠的反思,对女人、性、爱情、艺术等几大母题的探索,尽管文学家很少能够提供普世一般的答案(他们也非常狡猾),本译本在这一章前后两个段落 都有不同程度的翻译问题。

因为是文学,这些翻译问题,单个句子拎出来看是有一些瑕疵,但整体放在段落群落,一般也是不妨碍整体性的思考。不过如果看英文原文,并将意思把握地更到位,毛姆非常连贯和切题的各种思考,会被反映地更加充分。

可是我的临时床并不舒适,导致我彻夜未眠,反反复复想着这个不幸的荷兰人告诉我的事。布兰奇·斯特罗伊夫的行为不难解释,我认为她知识经不住性的吸引,而做出那种事。她从来就不爱她的丈夫,我曾经以为她是爱斯特罗伊夫的,但那不过是丈夫的呵护以及安逸生活在女人那里必然引起的反应。大部分女人都以为这种反应就是爱情。这种被动的感情可能在任何人身上产生,正如藤蔓可以随意攀爬于一切树木之上。这种被动的情感可以说服一个姑娘嫁给需要她的男人,并且使她相信时间长了爱情会自然而然萌发,因此这种感情的力量也得到世俗的肯定但归根究底,这感情是什么?它只是对富足生活的满足,对坐拥家产的自傲,对自己的志得意满以及对建立家庭的沾沾自喜罢了。女人天性善良、贪慕虚荣,所以把这种感情视作具有很高的精神价值。但当激情突然发生,这种感情是一点儿自我保护能力也没有的。我怀疑布兰奇·斯特罗伊夫之所以从一开始就厌恶思特里克兰德,是因为他对他从那时起就存在朦胧的性吸引的成分。但是关于性的问题是神秘而复杂的,我哪里有揭开这个谜团的能力呢?斯特罗伊夫对她的爱恋或许只能刺激她的被动情感,而不能使她满足;而她厌恶思斯里克兰德,是因为她发觉他有能力满足她的这部分天性
引自第118页

给出对应这个段落的其他译本 ,

【但是我给自己安设的床铺却很不舒服,整整一夜我也没睡着,只是翻来覆去思索这个不幸的荷兰人对我讲的故事。勃朗什·施特略夫的行为还是容易解释的,我认为她做出那种事来只不过是屈服于肉体的诱惑。她对自己的丈夫从来就没有什么感情,过去我认为她爱施特略夫,实际上只是男人的爱抚和生活的安适在女人身上引起的自然反应。大多数女人都把这种反应当做爱情了。这是一种对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产生的被动的感情,正象藤蔓可以攀附在随便哪株树上一样。因为这种感情可以叫一个女孩子嫁给任何一个需要她的男人,相信日久天长便会对这个人产生爱情,所以世俗的见解便断定了它的力量。但是说到底,这种感情是什么呢?它只不过是对有保障的生活的满足,对拥有家资的骄傲,对有人需要自己沾沾自喜,和对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洋洋得意而已;女人们禀性善良、喜爱虚荣,因此便认为这种感情极富于精神价值。但是在冲动的热情前面,这种感情是毫无防卫能力的。我怀疑勃朗什·施特略夫之所以非常不喜欢思特里克兰德,从一开始便含有性的诱惑因素在内,可是性的问题是极其复杂的,我有什么资格妄图解开这个谜呢?或许施特略夫对她的热情只能刺激起,却未能满足她这一部分天性,她讨厌思特里克兰德是因为她感到他具有满足她这一需求的力量】 —— 上海译文出版社,傅惟慈 译

这个段落的英文原文

BUT THE BED I made up for myself was sufficiently uncomfortable to give me a wakeful night, and I thought a good deal of what the unlucky Dutchman had told me. I was not so much puzzled by Blanche Stroeve’s action, for I saw in that merely the result of a physical appeal. I do not suppose she had ever really cared for her husband, and what I had taken for love was no more than the feminine response to caresses and comfort which in the minds of most women passes for it. It is a passive feeling capable of being roused for any object, as the vine can grow on any tree; and the wisdom of the world recognises its strength when it urges a girl to marry the man who wants her with the assurance that love will follow. It is an emotion made up of the satisfaction in security, pride of property, the pleasure of being desired, the gratification of a household, and it is only by an amiable vanity that women ascribe to it spiritual value. It is an emotion which is defenceless against passion. I suspected that Blanche Stroeve’s violent dislike of Strickland had in it from the beginning a vague element of sexual attraction. Who am I that I should seek to unravel the mysterious intricacies of sex? Perhaps Stroeve’s passion excited without satisfying that part of her nature, and she hated Strickland be- cause she felt in him the power to give her what she needed

大概讨论下面几条

1. “可是我的临时床并不舒适”,小瑕疵 the bed I made up for myself , 小说中的“我”自己弄的 (当然也是临时的),但临时的无法反推是自己弄的,同时还漏译 程度表达 sufficiently (非常/十分),傅惟慈译本 准确;

2. “她从来就不爱她的丈夫” ,I do not suppose she had ever really cared for her husband, 我觉得她并不曾真正在乎她丈夫 , really 漏译 ,这里的“我” 猜想是 Blanche 仅仅是基于某种被动情感,基于社会认可,扮演了妻子的角色,但从未真正认识和在意她丈夫(的感情需要和想法),really 这个词大体是这么一个“真正”的意思, 傅惟慈 【她对自己的丈夫从来就没有什么感情】意思更好,但也不太满意;

3. “这种被动的情感可以说服一个姑娘嫁给需要她的男人,并且使她相信时间长了爱情会自然而然萌发,因此这种感情的力量也得到世俗的肯定” , the wisdom of the world recognises its strength when it urges a girl to marry the man who wants her with the assurance that love will follow.

这句是本段话的主要批评观点,也是翻译感觉最需要雕琢的句子。这个版本翻译 有两个问题,漏译assurance ,即作者非常怀疑这种 男人或社会信誓旦旦公认的“确保” 是否真的存在,即给了呵护和舒适的外部条件,以及因此唤起的那种被动感觉,都未必容易转换为爱情。还有是本版本把句子主干语序做了重新调整,表达就乱套 ,本来主干是“ 这种情感是 xxx, 这种情感是 xxx ”这样的并列句式,毛姆显然作为作者 是非常现实地在替相当女性在重新认识反思 社会性绑架和某种虚假的社会印象,即某些人人都效仿的共识性理解,其实是束缚了很多女性,而束缚的关键武器,便是来自于女性对他者呵护+安全舒适 反馈的情感 (the feminine response to caresses and comfort)。

再引申 毛姆似乎暗示,如果女性察觉发现,觉醒到其实被这种本性所操控,那她们毫无疑问会重新选择,这也正是本书 Blanche 的命运 ,因此这句话的 并列句式,主语需要强调。

It is a passive feeling capable of being roused for any object, as the vine can grow on any tree; and the wisdom of the world recognises its strength when it urges a girl to marry the man who wants her with the assurance that love will follow .

它是一种被动的感情,可以被任何人所唤起,正象藤蔓可以攀附在随便哪株树上一样;它是一种得到世俗所认肯并加强其力量的见解(wisdom), 担保(男人)带给(女人)这种(被动)感情后爱情便接踵而至, (于是)这种见解可以促使女孩嫁给需要她的男人。

4. “它只是对富足生活的满足,对坐拥家产的自傲,对自己的志得意满以及对建立家庭的沾沾自喜罢了”,一般翻译采用成语,就往往会 求“达”而丢“信” ,这里毛姆的分析 非常可以迁移到 David Hume在《人性论》当中的思考(骄傲感),以及现代心理学对人的各类需要探讨,所以具体毛姆如何分析这种 被动情感 (a passive feeling)是什么,还是准确点好。

It is an emotion made up of the satisfaction in security, pride of property, the pleasure of being desired, the gratification of a household

有(安全)保障方面的满意,拥有资产的骄傲,被(他者)需要的快乐,拥有家庭的满意 ,其中“对自己的志得意满” 没有翻译出来 the pleasure being desired , 即人有一种特殊的需要,即需要自己 被他者和社群所需要 ,大体上这属于心理需求当中的 归属感,也是David Hume 所分析到的 某种骄傲感,以及亚里士多德在伦理学当中讲的灵魂博大 相关的一面。

傅惟慈 译本此段翻译很好。

抛开本段翻译问题,从道理上 毛姆提出了相当不错的设问,尤其是 对世俗见解 的那种怀疑,对女性不同需要的挖掘,在Blanche 这个角色那里,就因为这样的挖掘呈现出人物要开始矛盾,步入某种悲剧。

一方面或出于世俗,或出于自然,女性 需要呵护和生活的惬意,由此会产生一种被动的情感,一方面这种情感却无法自然转变为 爱情 (中国话可能是某种 恩,甚至是单纯的保护),但实际上 女性(至少一部分)又在得道前者后 想要更激烈的爱情 。

Stroeve能给Blanche 温暖的外部呵护,唤起Blanche作为女性的某种自然激情的需要,但他的性魅力又不足以满足;Strickland以其魅力能满足Blanche的性需要,但不愿跟她在一起,只是将其当做艺术创作模特和泄欲工具。

5
《月亮与六便士》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