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駁中的光 目前无人评价
读书笔记 弗拉基米尔圣母像(Virgin of Vladimir)
月某

《弗拉基米尔圣母像》也称为《痛苦圣母》,是虔诚的母亲们热衷的圣像画。《创世纪》里叙述,厄娃被判决,她要生产子女(参阅创三16),做母亲好像是与痛苦有分不开的联系:在生命中充满了预测和洞察能力,感受子女的命运,背负沉重的担子。

圣像画中的圣母面容呈现出忧愁,似乎模糊地感受到未来的痛苦,但现在还不明确。这个母亲的表情,在别的圣像画中找不到。在1120至1130年,这类型的圣像画从拜占庭带到基辅(现乌克兰首都),也称作《天主之母》,1155年这个圣像画被迁到弗拉基米尔,是莫斯科北部的一个小城。传说这个圣像画曾显过奇迹:西元1237年曾救弗拉基米尔免于灭亡。或许在当时已经有这个圣像画的复制品,但纯洁的风格和完美的表达,充分说明这个复制品也达到了圣像画艺术的顶峰。我们看到的这个圣像画并不是古老的圣像画,而是十五世纪的圣像画作品。

安德▪鲁夫(安德烈·卢布廖,Andrei Rublyov)认识这个圣像画,他从这个圣像画中得到启示,勾勒出了天主之母(theotókos)的轮廓,描绘天主充满了同情的慈爱。这里可以着重探讨一下关于情感的根源,按照杜思妥耶夫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evskij)的说法:真正的宗教起源是对那些受苦者的同情。希腊的教父们讲述一个类似的断言:天主是爱(philánthropos),也充分地讲述了天主对人的爱。在拜占庭礼仪里,不停地重复天主和基督的名号,使信徒停留在天主和基督的爱内。人类由天主的肖像到肖似天主,必须在爱(philantropia)里实现,爱是天主对所有人的慈悲。

西方的表达方式:以敞开的耶稣圣心表示基督时刻准备着宽恕每条罪和每样过犯。在俄罗斯的圣像画里,基督的眼睛充满同情的注视。为谁?为了罪人?为了所有在痛苦中的人。在这些人中,首先是祂的母亲。耶稣偎依在母亲的怀里,母亲为圣子的将来忧伤,同情中透露出不可比拟的安详。圣子在母亲的怀里,祂的脸贴在母亲忧伤的脸上,亲切地抱着母亲,好像是在和母亲密切地交谈。这样的场景在不同的圣像画中也有所表达:“母亲,不要为我哭泣!”母亲的忧伤预示着她圣子将来的苦难和十字架。这个圣像画的作者留下了很多不确定、模糊的表达,这种方式弥补了对奥秘理解的限制。忧伤的面孔是对普世人类形象的描述。基督的苦难是为普世人类的得救,他背负了所有人的痛苦,圣母似乎已经开始理解这个奥迹。圣子和母亲的眼睛虽然交接,但没有直视,同时注视着远方那在神秘中的天父,寻找世界上各种痛苦的答案。按照天主教会的观点来看,悲伤等同于爱的极致。

圣母的外形描述得好像一个怀孕的妇女。这是要表达玛利亚接受了天使的报喜,接受圣言到自己内,再也不是自己一个人了。事实上,在圣像画的风格里,也很罕见圣母自己一个人。玛利亚的一生被圣子限定,与圣子一起,为了圣子。她在天使报喜中的接受,象征她完全的交托。

在这个圣像画中,耶稣的小手对母亲的抚摸,给我们展示了祂的温柔。在生活中,从每个人的脸上都能够认识玛利亚的面容,她的忧闷,她的苦恼,她的害怕,她的犹豫,这些都在小手的抚摸下得到安慰。温存的小耶稣带给我们另一个启示,带领我们进入另一个认识幅度:人在自己的恐惧内,需要其他人的指引,给生命带来新光。这里的意思是,我们的天主继续在我们中间,以弱小者、旅客的身份出现,我们对他的每一次接待,也将成为我们获得抚慰的机会。圣母的忧伤我们都可以理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过忧伤的经验,相信每个人也都哭过。然而,圣母的面孔不应该相似任何女人的脸,因为不能够与任何女人相混淆。同时,玛利亚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因为我们也都被召叫成为天主的母亲。从这个面孔中,应该能够找到所有人性的特征,为的是让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基督的手,祂亲切的拥抱,祂的慈爱给这世界上迫人的悲伤,一个答案。

7
《斑駁中的光》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