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之镜 7.5分
读书笔记 第145页
如果阶级斗争具有意义,这种意义并不在于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的对立。(当结构被颠倒,无产阶级获得胜利时,就像东方一样,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在社会关系中没有任何深层的变化。)这意味着只能从根本上反对将我们封闭于存在和阶级意识中。对于无产阶级来说,要否定资产阶级,因为后者赋了他们的阶级身份。但无产阶级不能在自己被剥夺了生产资料的意义上否定自己(不幸的是,这正是“客观的”马克思主义对阶级的界定),他必须在下述范围内否定自己,即他是根据生产和政治经济学来定义的。如果根据生产力、劳动、历史合理性等来定义自己,他真的能具有意义吗?显然还不能。在这种框架中,无产阶级(或任何其他可能存在的阶级)被带进到形式与内容的理性辩证法(一方面是阶级结构,另一方面,当不存在阶级“利益时,是它自己的阶级价值。)支持阶级的合目的性而这更加将无产阶级封闭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辩证游戏中。
引自第145页
0
《生产之镜》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