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之镜 7.5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 马克思主义人类学与自然的支配

在这里,政治秩序处于赌博之中。生产力的量的发展会导致社会关系的革命吗?革命的希望就“客观地”“无望地”建立在这一主张上。对马尔库塞来说也是如此,在《乌托邦的终结》中,即将到来的革命日程,也建立在技术潜能的基础上,即量的变化在今天成为可能。甚至当情势已明显远离革命,支配性社会关系支撑着生产力的发展,并处于无限的螺旋型上升时,这种辩证的唯意志论仍然不可动摇。对辩证的唯意志论来说,必然性仍然存在并且必须被征服;匮乏仍然存在,但必须被克服;生产力存在着,但必须被解放;目的存在着,只需发现手段。全部革命的希望都奠基在生产力的普罗米修斯神话上,但这种神话处于政治经济学的时空中。通过生产力的发展来操纵命运的欲望,一头扎进到了政治经济学的时空中。取消匮乏的希望不能通过恢复完整的生产力来实现。匮乏的概念,必然性的概念,生产的概念必须被打破,因为这些概念是政治经济学的螺丝钉。辩证法无法超越政治经济学,因为政治经济学运动本身恰好是辩证的。

0
《生产之镜》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