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权制与资本主义 9.2分
读书笔记 人工子宫是父权制的乌托邦
Ma Jolie

生理构造差异似乎总是被援引为男女不平等的根源,比如女性因为拥有子宫,就不得不更多地承担了再生产的劳动和生育的风险。于是很多人会期待“人造子宫”这类技术的出现,能从生物学的层面上根本地免除女性因生育而面临的“劣势”,减少生育的健康风险和痛苦。然而,我对这一类技术的运用前景是悲观的,更不觉得它能从整体上增进女性的福祉。人造子宫作为一个科研项目的主要价值体现有二:一是帮助人类更清晰地了解胚胎发育与妊娠的过程,二是帮助无法生育的“夫妇”进行体外妊娠,可以算作是一种治疗不孕不育医疗手段,可将其与试管婴儿(IVF)技术类比。

尽管人工子宫的技术尚未成熟,但IVF技术已经达到了成熟广泛应用的程度。还不存在可以购买使用的人工子宫,但是,正如逐渐壮大的代孕产业所显现的那样,已经出现了可以购买、使用的其他女性的子宫。在代孕的伦理、法律、意义都没有被足够讨论和界定的时候,这样的社会怎么可能承载人造子宫这样技术带来的冲击。对于女性而言,前景则必定是黑暗的。我曾经想试图表达这个观点,现在在上野千鹤子的书里找到了非常确切的表达:

在现代生殖技术范围里子宫仍无法从女性的身体剥离,但我们能想象得到,人工子宫如果能实现的话,那么其管理和运用的权利将会落在男性手中。生殖技术的发展不仅不是不孕不育女性的福音,反而是父权制的乌托邦,也就是说,这下终于可以不再依靠女性这种可憎的动物,就能全权掌控再生产了。
引自 第六章 再生产的政治

我们不能期待生物学技术的进步可以免除女性的不平等地位,因为不平等的根本从不在于生理差异而在于文化的建构。人工子宫可能根本无法将女性从生育责任中解放出来;相反,这更像是一种父权制度对于自我omnipotence的终极幻想。

5
《父权制与资本主义》的全部笔记 24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