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 8.1分
读书笔记 苦难:只有英雄,没有灾民;只有感动。没有伤心
夏夏宝🍒
过了十年,我们才有钱钢的《唐山大地震》,才有了那么一些稍微不同的声音。再过了二十年,我们终于放开怀抱,允许各式各样的反思甚至责任追溯。可是在一切理性的检讨和反省以前,我们是不是先正正当当地好好哭一场,把背景推回前景,让百姓回到广场?承认死亡,方有解脱。
引自 苦难:只有英雄,没有灾民;只有感动。没有伤心
P196
P197

看到此篇,对道长的印象又丰满了三分(好感++),一位在前半部分书里从来强调反思与问题溯源的独立头脑,竟也说出“可是在一切理性的检讨和反省以前,我们是不是先正正当当地好好哭一场,把背景推回前景,让百姓回到广场?承认死亡,方有解脱。”脑海一下浮现出一个有血有肉、和谐康健的“人”的形象来,如其所言,这个形象破的不只是理性崇高的铜墙铁壁、那一场形式大于意义的纪念会,而是一代人的感觉结构和思考方式,一个社会的意识形态。

德国思想家本雅明观察过一战回来常是缄默不语的士兵,也明白“凡见过地狱的人,就知道世间有言语无法形容的虚无,人的感情有不能承受的界限。”然而比不能承受比崩溃更可怕的是,用宏大的主题来掩盖个人情感,用一套意志高潮来否定虚无。欲把自己当“超意志人”的那一刻,先已把人身剥脱出去。

与此相比,无法形容无话可说不是淡漠,被歌颂抵抗的主旋律内化才是淡漠。

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那篇救灾英雄日志给我的感觉根本不像一个正常人类的抒发流露,而是口号播音机,满篇充斥着正确的废话,渗透着虚无的刚强。这不只是一个人的思维惯性,这确实是一代人及几代人乃至社会的意识形态,包括我的父母,长辈,张口闭口积极红砖的同辈,包括一切宣扬dang性崇高至上之流,包括曾经的我,什么困难都能克服,什么情绪都是堕落,“总是要和一套宏大的叙事挂钩,总是要让自己变成伟大的理论的道成肉身”,也许最后连肉身都保不得,扛!扛!扛!崇高崇高崇高!这固然不是一个人的自然发展结果,被周遭被社会被文化浸淫已久,个人满嘴崇高,官方肃清消毒,又如何挽救呢?除了自醒,或许直接等到那一天,真正的灾难降临痛到绝处之时,才有本真从虚无里破土而出,从原始呼唤出来,却可能遗憾没有余生再来。

这一篇看是探讨纪念苦难的方式,更重要的,是反思面对苦难的方式。苦难死而后已,反思任重道远。

20210201

10
《常识》的全部笔记 86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