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 8.1分
读书笔记 与每个人休戚相关的几段思考
夏夏宝🍒

关于文人的信仰:

其实我们做文章的人,何尝不是在向历史交代呢? 每一篇文字,每一段讲话,都会在这个年代成为存档,再交予后人查考论断。中国不算是一个宗教主导的国家,往往以历史代替宗教,尤其知识分子,更是不愿多言死后鬼神,唯求“立言、立功、立德”等三不朽。一般百姓或许会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文人相信的却是“留取丹心照汗青”。
引自 大局:“大局”究竟是什么

关于每一个“我们”生活的城市的秩序:

总而言之,“城管”问题的本质既非他们的行为是否文明,是否合法,亦非他们的存在合不合理,而是他们负责维持的秩序到底是谁的秩序?他们管理的这座城市又是谁的城市?它只是车主的城市?它只是地产商和商店经营者的城市吗?它只是不用依靠小贩被迫上街谋生的中产阶级城市吗?它只是一群拥有本地户籍的市民城市吗?它只是规划设想图中的美好图像?它只是官员政绩形象的光辉见证?我没有答案,我只知道城市秩序的界定权从来不在每一个市民的手中,从没有人问过每一座城市的市民,他们到底想要座怎样的城市。
引自 城管(一):汽车的城市还是人的城市

关于性别工作歧视的两点真相:

香港社会学家潘毅在其一部研究打工妹的重要著作里说过,她们当前活在双重的压迫之下,一方面是改革开放之后的新兴资产阶级,另一方面则是传统的父权制度。看这些发避孕药给女工的工厂,就知道潘毅所言不虚。把工人的身体当作纯粹的生产机器,这是无良资本家及管理者的惯技:以男人的身体标准要求女人,则是父权意识形态的体现。女工何罪?竟连最私己的生理现象也要接受管束,而且投诉无门,无法可依。看来除了血汗工厂,还有不准流血的工厂。
引自 血汗工厂:打工妹没有流血的自由

关于学术文化界以及其他一切领域的“界格”:

我们时常歌颂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但很少去谈学术界文化界的“界格”。说白了,就是学术文化相对的独立地位;正因其独立,一个学者的话才有了分量。我们愿意相信他的发言他的研究,信服的是学术本身的逻辑,以真理的追求为目标,而非大量以取悦政治人物的喜好为原点。毕竟政治的逻辑和学术的逻辑是两套不同的逻辑。政治、经济、学术和文化等领域的分化发展是现代性的标志成就,显然它们彼此相关,但没有任何一个领域可以完全吞没另一个领域,也没有任何一个领域的逻辑可以完全取代另一套逻辑,更不可能让一套逻辑的目标成为所有领域活动的目标。大家口中常说的“政治是政治,体育是体育”,就是这种现代意识的体现。
引自 大学校长:校长的地位堪比国家元首

关于“大多数”与“极少数”:

真正的民主是在依据多数决的原则下宽容少数,同情少数和保障少数;而非不断在人群中挑出少数甚或制造少数派,再把他们变成打击对象。不假思索地将“极少数”和“坏分子”联结起来,会起到使大脑迟钝、令焦点模糊的作用。
引自 极少数:只限于坏人的一种量词

关于二分模式:

天灾与人祸,这套二分模式是我们感知意外灾害的基本框架,也是我们应对灾难的思考习惯;然而它未必就是我们预防灾难和解决灾难遗害的最佳反应,它甚至还会阻碍大家防灾救灾的工作。面临灾难,我们唯一该考虑的就是风险的管理……
引自 天灾:人的角色在哪里

延伸句式:A与B,这套二分模式是我们感知xx事件的基本框架,也是我们应对xx的思考习惯;然而它未必就是我们预防xx和解决xx的最佳反应……面对xx,我们该考虑……

9
《常识》的全部笔记 86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