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与最初的人 8.8分
读书笔记 p.271
折耳刺猬
曾经的朦胧之物终于在光天化日下显示出血肉之躯。被称为‘现在’的移动瞬间不再是唯一的、无限小的真实,而是永恒存在之树不断生长的枝叶。如此一来,仿佛过去最为真实,未来只是虚空,而现在只是不朽的过去难以捉摸的生成过程。
引自 第十二章:最后的地球人

(今天无意翻到这段摘录,忍不住反反复复读,好喜欢

4
《最后与最初的人》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