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与蜗牛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独特性很平常
kordelia

我们容易认为,我们自己是自然界唯有的完全独特的生灵。可事情不是这样的。独特性是生物界极为稀松平常的品性,实在算不得什么独特。一个现象不可能既是独特的,同时又是普遍的。要说独特,就连一个个独个的、自由游动的细菌也可被看作是独特的实体,即使它们是一单个无性系的后裔,也能各各区分出来。
引自第1页

珊瑚虫也有着生物的自我意识。如果你把同一种系的珊瑚虫放在一起,让它们互相接触,它们会融合成一个珊瑚虫,但如果是不同种系的,它们就会相互拒斥。
引自第1页

有时候,不同的自我相当纠缠不清,以至于两种生物,受彼此分子构型的吸引,会把两个自我合并在一起,结成一单个生物体。
引自第1页

两种生物都是为了这次邂逅才来到这个世上,都带着自我的标记,以便在那不勒斯海湾的水域中能彼此找到。这一合作,如果你愿意这么称呼的话,是完全特定的。只有这个种的水母,也只有这个种的裸鳃动物,才能够走到一起,这样生活。而且,更加令人惊奇的是,它们不能以任何别的方式生活。它们只有互相依赖才能生存。它们不是真正的自我,它们明明白白是异己的。
引自第1页

只有一个办法能让他们安静,让他们停止讲话,那就是放音乐。这法儿灵验。巴赫的乐曲每次都能让他们就地停下,好像那就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
引自第1页

2
《水母与蜗牛》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