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8.2分
读书笔记 第4节52-54页
尽管如此,在与这位年少友人共同度过的日子里,他基本成功地忘掉了那四人。不对,忘掉不是正确的说法。自己被四位密友毫不留情地驱逐造成的痛楚,一成不变地长存在胸中。只是现在它变得如同潮水,有涨有落。它有时直逼脚下,有时退向远方,远得几乎看不见。他真切地感到自己正在东京这片新土壤里一点点扎根。虽然孤独脆弱,但新的生活正在这里形成。名古屋的岁月渐次变为往事,化作多少让人感到异样的东西。这无疑是灰田这位新朋友带来的进步。
引自第52页
兴许自己身上存在什么根本性的题,作屡屡这样想。兴许是自然的精神溪流被障碍阻遏,于是给自己带来了扭曲。那障碍是遭到四位友人的驱逐才产生的东西,但也可能并没有关系,是自己体内与生俱来的结构问题。作无法辨别。
引自第53页
谎言每说一次,细节上都有所变化。不是添油加醋,就是忘记了前后顺序。
引自第52页
3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全部笔记 159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