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上的美国霸权 7.8分
读书笔记 Phyllis Schlafly作为右派的宣言翻译可以更精彩传神
黑袍

首先是Phyllis Schlafly 的以下这段表述相当典型,她本身就是右翼人士,也是政治领袖,美史教材一般讨论反对女性平权宪法修正案(ERA)都会谈及她,本身从西部的橘子政治到西部共和主义 联系到她,颇值得玩味。

不过此段译者翻译还是有些问题,“把我们的命运交给任何国家”是不准确的,这种不准确极大影响到Schlafly 作为右翼思想的可接受度/可说服度 ,试问哪个国家/民族 会愿意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其他国家/民族 来佐佑,这里Schlafly 的对应原文“it would be total folly to put our necks in a yoke with any other nation” 直译意思是 “把我们的脖子和任何其他国家拴在一起是完全愚蠢的” ,没有将自己的命运拱手交出的这一层,所以 她的意思大概是这样三条:

1. 我们美利坚共和国特别成功、独一无二 【美国例外论/美国卓越论】;

2. 潜台词/假设 ,因为1 的缘故 我们有足够的能量和实力 自己捍卫自己的利益;

3. 不需要让自己的行动受到 其他盟友各种利害关系的约束和限制 (为了保护盟友,或为了打击盟友的敌人而贸然行事 都是不明智之举);

1988年,菲利斯·施拉夫利(Phyllis Schlafly)满口宣称“国际条约和国际会议对每位美国公民都有直接的威胁”,参议院应当拒绝任何无法掌控的联合国条约,以便维持国家的纯洁性:“我们美国人拥有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珍贵的、成功的宪政共和国,把我们的命运交给任何其他国家的做法都是非常愚蠢的”
引自 柠檬果园/橙子政治/结论

for example, in Phyllis Schlafly's 1998 mouthful to the effect that "global treaties and conferences are a direct threat to every American citizen," the Senate should reject any and all U.N. treaties out of hand, so the nation can remain pure: "We Americans have 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 so unique, so precious, so successful that it would be total folly to put our necks in a yoke with any other nation"

后半句尝试翻译:

“我们美国人 有一个宪制共和国,她如此独特,如此珍贵,如此成功 以至于说 要让我们跟其他国家/民族的命运拴在一块,这都是彻头彻尾的愚蠢之举” ——菲利斯·施拉芙利,1988

4
《海洋上的美国霸权》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