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子物语 8.4分
读书笔记 角儿朱依锦
笨蛋美女懒羊羊
我叹了一口气。朱阿姨的脸这些人平时也看不到的,别说她光溜溜的身子。我已挤到最前面,回头看看朱阿姨现在的观众。我的脊果太小,什么也不能为朱阿姨遮挡。 朱阿姨这下子全没了板眼,怎么摆布怎么顺从。她眼倒是睁着,只看着天花板上的黑蜘蛛网。针怎么扎她的皮肉,她都不眨眼。 护士、医生做完了事,把一条白布单盖在朱阿姨的白身子上。就像大幕关上了,观众散戏一样,周围的人缩缩颈子,松松眼皮,咂咂嘴巴,慢慢走开了。我跑进护土值班室。一个老护土在打毛线。我叫唤:“唉,要床棉被!”护士说:“谁要?”“天好冷怎么不给人家盖被子?”“你这个小鬼头哪来的?出去!”她凶得很。“就一条薄被单!…我她比着凶。我想好了:只要她来拖我我就踢翻那个大痰孟。“为什么不给人家穿衣服?”老护士的毛线脱针了,顾不上来她一面穿针脚一面说:“穿什么衣服?浑身都插着管子你没长眼?“。她知道什么?地是棵大白菜了你晓得吧?不晓得冷的,不晓得羞的!……”“大白菜也晓得冷!也晓得羞!”我说。那男医生这时出来了,看看我,手上净是肥皂泡。他那手碰了朱阿姨,他倒要用那么多肥皂!
引自 三 角儿朱依锦
0
《穗子物语》的全部笔记 3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