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9.2分
读书笔记 命运交响
beausourire

人们对肖斯塔科维奇的描述是“温顺谨慎,认真负责,彬彬有礼”,即使在心脏病发作后,在52岁那年因他得骨髓灰质炎(不得不放弃弹奏钢琴)对访客仍竭尽全力站起来欢迎。二战时期,肖斯塔科维奇在列宁格勒深爱着他的教师职业,从不缺课,为每位学生量体裁衣灵活教学,热心为有困难的学生寻找到扶持资金。联系另一本肖斯塔科维奇回忆录,他写道,“在1941年6月22日那个宁静的夏日早晨,我正去往列宁格勒体育场,看我最喜爱的周末足球赛,然而那天的城市生活被战争粉碎了。” ,列宁格勒被围困期间,战争已拉开了炮火时,作曲家仍在为第7号交响曲进行创造。肖斯塔科维奇渴望加入前线,但被拒,最后加入了消防队。第一号交响曲是作曲家的毕业作。第四交响曲布满痛苦与绝望,像对其时代的精准概括。第十号交响典开始用首字母DSCH签名自己的作品,弦乐四重奏第8号中,开头首字母用的就是这四个字母。列七号弦乐四重奏是为纪念妻子Nina而作,十五首中的最短的一首,Nina是才华横溢的钢琴家,热爱数字和物理学,和他一样喜欢运动也尤其喜欢滑冰和高山攀登,1932年二人“未知会任何人”结了婚。1934年完成麦克白夫人剧作但歌剧被禁演,在一夜之间消失并面临审查时,肖斯塔科维奇担心牵连妻儿,常年睡在家门外的楼梯间,处于随时被抓捕的准备状态,这里面有非常多一个人面对生活的考验时令人沉思的朴素的情感。试想,一个专制霸道不休的时期,其黑暗的虚假边界内也许只剩残暴毁灭和可悲阶级。被深刻的恐怖所慑击持续十年之久后,他的作曲风格,凄怆悲愤,和柔婉转,有时又冷嘲热讽,都是他寻求通过音乐对人生经历赋予特殊意义的见证。

加入消防队的作曲家

演奏中的作曲家

青年

老年

0
《见证》的全部笔记 5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